首页 »

纵深 | 东京“的哥”为何不敢拒载

2019/11/8 23:16:22

纵深 | 东京“的哥”为何不敢拒载


作为现代城市交通中重要的一部分,出租车逐渐成为城市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代步工具。

然而,从拒载到宰客,再到前段时间爆出的某地出租车司机性骚扰事件,一些出租车乱象也层出不穷。

东京出租车司机的准入门槛很高,那么,东京是如何管理“的哥”的?

 


出租车服务全球第一

 

世界最大的旅行网站“猫途鹰”(Trip Adviso)曾发布了一项全球旅行者对世界都市综合满意度的调查报告。

 

其中,东京在综合满意度排名上力压纽约、巴塞罗那,排名第一。

 

这项综合满意度共含有16项参考指标。其中,东京在“当地居民的亲切程度”、“干净程度”、“对公共交通的评价”、“对城市的综合满意度”以及“对出租车服务的综合评价”等五项指标上均排名第一。

 

其中,“对出租车服务的综合评价”排名第一,也是源于日本政府对出租车行业管理非常严格。

 

在日本打出租车,无论是东京、大阪等大城市,还是在边远小城,均能够享受到良好的服务,不仅车内干净、舒适,司机也文明礼貌,服务周到。乘客一招手,出租车停稳后,车门就会自动打开,根本不需要乘客自己动手。

 

然而,乘客在享受优质服务的同时,为此付出的费用也相当可观。日本出租车以服务上乘和价格昂贵而闻名于世。

 

目前,东京出租车的起步价为2公里730日元(约合45元人民币),2公里之后超过288米增收90日元,按目前的汇率折合成人民币为每公里增收19元左右。如果遇到堵车,导致出租车在时速10公里以下行驶,每1分45秒还要另加90日元(约合人民币5.5元)。到了夜间,收费则还要在白天的基础上再增加 20%到30%。

 

所以打一次车,花费上百元是非常正常的。有一次,我从羽田机场打车回家,一路上看着计价器的数字在不断地跳,心跳都在不断加速。

 

在东京,打车是很不划算的出行方式。我的日本朋友都很少搭出租车。因此,外国游客,也就成为了日本城市出租车在白天的重要客源。

入门条件十分严苛

 

日本的出租车分为个人和公司两种。公司出租车统一管理,只要取得载客用车驾驶执照,且被公司雇佣,都能从事出租车行业。

 

隶属于出租车公司的运营汽车,其购买、油费、保养、停车等费用均由公司方面承担。司机只须安全驾驶即可。出租车司机每月无需向公司缴纳固定的“份子钱”,只按一定比例上交每月收入。

 

日本各出租汽车公司要求司机缴纳运营收入的比例各有不同,大概在42%到55%之间。除了运送乘客的收入,出租车公司的正式司机每月还有“固定工资”。

 

在日本,个人也能从事出租车行业,但条件比加入出租车公司要苛刻得多。个人若想开出租车,必须拥有出租车或巴士驾驶经验10年以上,且在自己希望运营的区域内拥有5年以上驾驶经验,并5年无事故、3年内无违章。如果申请人未满35岁,无违章、无事故记录则需持续10年。

 

除了经验丰富,个人申请从事出租车行业还需经过近乎苛刻的考试,每月都必须向地方运输管理机构出具运营和收支报告。当资格符合、也通过一轮又一轮考试后,将自己的车稍加改装,再在车顶‘texi”牌上再标明“个人”字样,就可开车上路拉客了。

 

目前,日本由个人运营的出租车约占出租车总数的17%左右。

 

个人开出租的收入全归自己,但所有运营费用、相关责任也由司机个人承担。为了防止个人运营出租车在计程器上“作假”,个人出租车每年还须接受检查,并对计程器进行密封处理。

 

日本还对出租车实施等级制度,通过顾客评选,认定优良出租车公司或优良个人出租车,并标上醒目的标记,让顾客一目了然。根据相关规定,只有优良出租车才能在东京车站、上野、涩谷、新桥、品川车站以及羽田机场等13个使用出租车顾客多、流量大的优良出租车载客点等候接送客人。

相关事务由第三方执行

 

日本出租车公司多数采用两班倒的工作体制,出租车司机的工作量并不繁重,平均月工作日为11天至13天,出勤时间则以双倍计算,即22天至26天。此外,日本的出租车公司还会雇佣类似“小时工”的司机,他们每月只工作8天,以老年人和兼职者为主。

 

东京“飞鸟”出租车公司的一名司机说,他每月工作11天,去除保险等各种费用,实际所得约为20万日元(约合1.2万元人民币)。

 

出租车司机以中老年人为主是日本出租车行业的主要特征,由于劳动时间长、危险性高、枯燥等原因,出租车业对年轻人没有太多吸引力。据日本出租汽车协会统计,近27年间,出租车从业人员平均年龄从39.2岁上升到55.5岁。其中,60岁以上者占到了司机总数的34.6%。

 

日本出租车行业的主管部门是国土交通省,由其制定和颁布的“出租车业务正当化特别措施法”是出租车运营的唯一指导性法规。

 

根据该法,与出租车登记、管理和培训等有关的事务全部由第三方机构执行,如经国土交通省认可成立的“财团法人东京出租车中心”和“东京旅客乘用车协会”等机构,对东京出租车行业进行全面指导、规范和监管等工作,为政府部门与出租车企业之间构建起有效的缓冲带。

 

这些第三方机构能够从公正中立的立场出发,努力提高东京出租车的服务水平,同时也为乘客提供便利。它们要求出租车司机必须具备职业素养,能够出色地驾驶车辆,熟知东京23区的地理位置,及时了解交通堵塞和施工信息,为客人提供优质服务。

 

第三方机构还要进行出租车登记、为驾驶员提供指导和研修、处理遗失物品、对司机进行地理知识测验等业务。此外,它们还从事认定优秀驾驶员、对出租车公司进行评级、出版和编辑地图以及对出租车行业进行调查等。
   

日本实行全民皆保险的社会体制,出租车司机不但有养老金保险,还可享受医疗保险。日本出租车行业协会组织为数众多,这些组织一直在努力争取出租车行业的权益。

 

比如东京较大规模的出租车行业工会就有6个,他们可派代表同政府进行谈判。一般情况下,司机的意见可直接向所属公司的主管人员反映,公司汇总意见后再向行业协会反映。

服务漏洞严肃处理
   

别看日本出租车司机的服务很好,但宰客花样也很多。有时,上车你一开口,他就知道你是外国人,于是边开车边装作不认识路。途中,能停则停、能慢则慢。
   

日本无良司机宰客还有个绝招,那就是到了应该转弯的路口时,他会加速直驶而过。等你反应过来,他就用你听不懂的乡音说一通,表示他有理,如果你反驳他,他最多说声对不起。
   

根据日本道路运输法规定,在车站、大商场等地,出租车都是排队候客。无论路程远近,出租车司机均不得拒绝搭载乘客,拒载属违法行为。

 

为了尽量避免与乘客发生不快,在一些可能发生争议的计费环节,多由司机承担费用,如抵达目的地后计程器的费用刚好“跳字”,大多数司机都会主动提出按“跳字”前的数字收费。
   

日本的标注很全面,出租车里也不例外。车里不仅列着司机的名字,证件号码,还有公司电话等。还有提示说,为了避免犯罪,车上有远程监控。
   

然而,就是这么严的监控,也避免不了偶尔发生宰客现象。
   

前段时间,网友蔡成平发布微博称,自己与朋友在东京遭到了日本出租车司机拒载。蔡成平在其微博中写道:“来日本这么多年,第一次遇到看到是中国人而拒载的司机。明天举报后,日本的相关公司及部门你们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   

事后,拒载司机所属的出租车公司经过调查,确定了司机拒载的事实,该公司总裁、副总裁及董事等人都来到蔡成平的办公室,郑重向其道歉,并在带来的致歉信中详述了对司机的处分:

 

提出反省报告、禁驾一周,并安排其接受专门的教育指导。出租车公司还召开特别研修会,对公司全体员工就拒载问题彻底强化意识教育。
   

不少日本网友也对这次拒载事件感到诧异,“真的有那样的司机吗?会不会是真的没听懂中国人说的日语?”“应该还有更好的拒绝方式吧。在日本如果那样做的话,是会丢掉工作的。”向蔡成平道歉的一位出租车公司高管也称,他从业20多年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事。
   

在日本,一旦发现有任何服务的漏洞,特别是拒载这样严重的问题,工作肯定是保不住了,也再无法从事服务业。

 

(王一组稿 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、网络 图片编辑:徐佳敏 编辑邮箱:gongdy034@jfdaily.com)